路过了高山

漫无边际地延伸

你是一个只行走在深夜中的独行人。

若是在寒冬之中,不到很晚,天色便已黑了透。

你感到非常冷,四肢都像是被冻结似的,但你的思想仍是鲜活并且在蔓延的。

你知道你只需走,不必知晓去处,只走着,凭着思想走着,并不会在乎四肢僵冷。

若是走过用青石板铺成的路,又若是下着雨又或是细雨过后,空气中的水汽总是会泛着冰冷的光,无可无不可地时不时聚起来,又冰冷冷地摊在地上的。
你无声走过,它便像是照着你,要引你有个去处似的。

但你是个独行人,独行人是没有同伴,没有来处,亦没有去处的。

你只是漫无目的地走。

想象着自己是个吞食梦境的过路客。
一路走来,带走了不可计数的既香甜又美丽,温温热热的梦境。

想象着自己正独自一人,无端端失落着。
路过了家家户户,穿行于昏黄的光线之间。
不经意抬头,看见的是辽阔又荒芜的,漫漫无边际的天空。

想象着自己走在一望无际的,只见着娇小动物的原野上。
阳光摇晃着视野,兔子跳来跳去。

想象着自己站在凛冽寒风呼啸的悬崖边上,张开双臂,裹着风,像是直直俯冲而下的苍鹰。
不可一世地撞在地上。

想象着自己独自一人,孤孤单单地、漫无目的地走在漫无边际地延伸的、漫漫长长的时光。

内心渐荒芜,却像是快快乐乐的。